首款国产编程语言“木兰”换皮Python的三大疑点

首款国产编程语言“木兰”换皮Python的三大疑点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戚夜云)讯,号称自主研发“木兰”编译器被揭套壳不到三天,主负责人刘雷被中科院停职了。

中科院计算机所发表公告表示,刘雷行为存在欺瞒与虚假陈述的科研不端问题,已停止调查。刘雷回复表示,木兰不涉及“骗取”国家科研经费,为其公司研发的产品。

质疑一:自主研发,还是套壳?

1月15日,刘雷召开了“木兰”编程语言体系发布会。刘雷表示,木兰由中过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简称:中科院计算所)团队自主设计、开发和实现编程语言研发,主要应用领域包括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应用。

以发布会的基调来看,木兰承载着及其重要的地位,为下一代重要应用。但是发布会之后未出三天,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

刘雷所在的公司中科智芯的官网上推出“木兰”开源软件包。不少程序员在下载之后发现,所谓自主研发的“木兰”,实际上是在“Python”的基础上二次编译。

据前华为技术专家阿伟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与Python对比之后,木兰完全自主研发可能性非常低,“绝大多数都是用的Python的API,木兰只是做了一层封装, 成exe格式。”

所谓的封装,就好比把食物放进打包盒,打包盒方便了餐食的携带与食用。刘雷就是多提供一个打包盒而已,但他在发布会上宣称,打包盒及里面的食物,都是来自中科院团队的自主研发。阿伟认为,刘雷太言过其实,急功近利。

不仅如此,木兰的所表现的技术成熟度也远超业内人士下限。

一位相关专业大学生表示,木兰的水准甚至比不上作业:“编译原理作业至少要做到中间树,好多人做了bonus再进一步翻译成X86编出可执行文件。”另一位用户说,即使是公司Demo语言完成度高于木兰,至少实现了编译器、字节码虚拟机,但也仅仅只花了几天的时间。

中科院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科学技术最高咨询机构,所谓“自主研发”、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编程语言木兰却是造假,这样的事实为业内相关从业者难以接受。

中科院计算所已经发表声明,认定木兰编程语言的开发包中包含了Python开源编译器,声称“完全自主”的行为,存在欺瞒与虚假陈述的科研不端问题,已对刘雷个人停止检查。

“国产编程语言任重道远,仅让一个机构闭门造车,十分艰难,还不如让大公司的技术大拿牵头去项目。国内头部企业其实已经有自主研发的编程语言,但不论从效果、性能以及实用性来看,和成熟的编程语言相比差距太大了。”阿伟说。

质疑二:简易教学,还是商用?

刘雷将木兰定位为下一代重要应用,就是针对物联网应用开发语言而言。

木兰可以提供面向轻量级物联网设备和领域特定专用加速器的编程特性;以及面向通用计算设备的编程语言并支持多种领域的定制化元编程。

“木兰”可数倍提高智能应用的执行效率,降低平台运营成本。

这是刘雷公开致歉的第一点, 刘雷在《刘雷关于“木兰”编程语言的情况说明》中承认,木兰编程语言主要是用于中小学教育,但是发布会中夸大应用领域,将它扩大到智能物联领域。

阿伟表示,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木兰编程语言技术成熟度不高,因为木兰的确可以适用于简单的教学。

“对教学来说越是简化越是方便。如果只考虑面向少儿编程,木兰封装成exe格式的好处,就是便于老师和学生使用,双击打开即可使用,操作方便,不需要考虑兼容性问题。”但阿伟也强调:简化Python安装和学习使用,也仅此而已。

面向少儿教学的编程水平与“木兰项目”背景相符。

木兰项目以木兰为基础的自主研发编程软件、人工智能教材、教学装备,已投入中小学和幼儿园使用。

目前覆盖了中西部18个省市共700所中小学,中科编易对外表示自2018年起已累计捐赠价值三千万元的教学装备。

“刘雷曾经强调木兰在物联网的优势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如果木兰上做到这些,其实可以直接优化后端一致的Python,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实际意义都比开发新的语言要大。”另一位业内人士konjac说。

质疑三:中科大项目,还是公司产品?

2003年,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通过自研芯片“汉芯一号”造假,骗取科研基金高达上亿。

经历过汉芯事件后,业内担心,木兰是否为另外一起骗取科研经费的造假事件。

对此,刘雷随后在媒体中回应,没有使用任何的科研经费。

中科院一位实验室研究员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实验室都有秘书,想获得经费审批需要经过秘书。他认为,以木兰这样的水平,是不敢申请经费的,因为太容易被发现。

中科院回应已经全然撇清关系。声明表示, “木兰”语言与中科院无关,为刘雷创办的中科智芯公司研发的面向青少年编程教育的集成化产品。

这与最初的发布会的内容完全不符。

木兰当初号称为为中科院计算所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编译技术团队主导研发”。在被中科院定性为企业产品,对于矛盾的地方,刘雷没有正面回应,表示“按所里的发声吧。”

上述研究员透露,在计算所正研究员众多,副研究员更是遍地都是。而刘雷是中科院计算所中普通一名副研究员。在2016年成立了木兰所在的中科智芯。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科智芯的大股东为中科编易(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刘雷个人持有75%的股份,为中科智芯的实际控制人,中科院为控股的北京中科算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中科编译25%的股份。

也就是说,木兰所在的中科智芯,为中科院孵化的企业。

最初木兰产品发布时曾公开表示,木兰项目是在中科院支持“少年硅谷”公益项目的背景下推出。

“少年硅谷”公益项目由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联合项目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办、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和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协办、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共同合作的。

这不是第一次刘雷打着中科院的旗号去宣传业务产品。

今年6月,中科编易与华录传媒、山东贝婴托育、中科创新等企业签订《“中科少年智慧课堂”教育项目战略合作协议》。

中科智芯发布信息强调,中科编易作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创办企业、中国科学院科教联盟成员单位,将结合多年来在青少年人工智能教育领域的科研成果和实际操作经验,为本项目进行全面的、多维度的技术支持、师资培训、设备研发及生产供给服务。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ssuetime.com